126日,微信官方就上述情况给出了解释。微信称,微信明确禁止外部链接的测试、诱导行为。对重复多次违规,恶意对抗的主体,微信将采取阶梯式处理机制,进行更严格的处理,处理方式包括但不限于:下调每日分享限额、限制使用微信登录功能接口、永久封禁帐号、域名、IP地址或分享接口。


这时的微信,扫六合,定八方,俨然已成为互联网上的第一个统一帝国。人人只能在这个统一帝国里生存,在接受车同轨、书同文的便利时,不得不承受它的冗杂与封闭,忍受它大国式的傲慢与蛮横。

 

据张小龙在今年的微信公开课上所说,微信的原动力有两点,第一点是“坚持做一个好的,与时俱进的工具”,第二点是“让创造者体现价值”。第一点是在为微信的各种新功能背书,第二点是为了体现其开放性——3Q大战后,曾因垄断成为被告的腾讯,选择开放。

 

当然,微信为自己的开放划定了边界,“在墙和鸡蛋之间,似乎总是站在鸡蛋一边”。“如果你做大了,微信会限制你,如果你刚起步,微信会扶持你”,张小龙曾讲述了微信的开放哲学。

 

不幸的是,多闪、马桶MT、聊天宝似乎正是在微信划定的这个边界之外。它一边一再强调自己“不焦虑”,一边将无数潜在威胁闷杀在萌芽阶段,在微信的风淡云轻背后,是行业大佬欺负小弟,还是现有巨头恐惧未来?

 

左封闭,右隐私

近日,抖音方面发布消息称:122日晚19时,抖音接到大量用户反馈称,新用户无法正常以微信授权的方式登录抖音。经紧急排查后确认,抖音自身并没有遇到技术故障,应是由于微信开放平台提供的登录服务出现问题所致。

 

随后,有媒体援引微信内部人士称,抖音新用户登录不可用,是基于保护用户体验及用户隐私安全的考虑,抖音向用户推荐的“可能认识的人”大都来自微信好友列表。

再之后,是抖音的澄清。这样的交锋在互联网领域并不少见,其背后关乎的一场关于生态封闭与用户数据的讨论。

 

 

近期,微信发布了7.0版本。这次“又有5亿人吐槽”的版本迭代,改变很大,最突出的是增加了时刻视频和好看功能。

 

其中,时刻视频被认为是抗衡、狙击抖音的产品——这个借去年春节火起来的头条系产品,在过去的一年间成为中国增长最快的企业之一,成为今年2019年元旦跨年晚会最频繁出现的赞助商。

 

至于“好看”功能,是微信继信息流后对公众号阅读所做的另一项改变。正如张小龙所说,“经过了几年,公众号的流量红利早就没有了”,微信的这一次改版将公众号阅读与社交做了结合,它认为你朋友感兴趣的你可能也会感兴趣,并与之讨论形成交流。

 

不说这次升级的效果如何,但很多人看到了微信求变的决心。张小龙认为,朋友圈这样高压的社交工具,并不代表未来的趋势,未来大家都需要一种更为轻松的方式,既能够勇敢的表达自己,又能够获得社交的好处。在他看来,视频正是这样的一个工具。

 

去年,阿里、腾讯、百度等巨头均明确提出了自己的2B策略,试图先发制人,微信甚至也发布了企业微信,向B端出手。在当前的互联网时代已无敌手的微信,最大的挑战是新的时代,是其自身是否能适应这个时代。

 

但是仅仅是单一产品与功能的改变并不能称之为创新。毕竟,同纷繁复杂的政治局势一样,全球互联网也迎来了至为关键的发展节点,巨变并不单纯停留在产品层面,整个数据体系与开放性都将发生变化。

互联网巨头大多数生于近20年,在这20年间,一代又一代的创业者在资本的帮助下快速发展。它们广泛分布在社交、电商娱乐、旅游等诸多领域,由于互联网规模化的特性而成长为一个又一个巨头,在各自领域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 

但是当下,这些巨头们迎来了新的挑战。民众的隐私与公民意识觉醒,巨头们的发展方式需要提升。

 

广告模式是当前互联网的主流盈利模式,其核心是在圈地、卖人头式”的发展,在用户与广告商间,很多人不得不做取舍,甚至牺牲部分用户的利益。

 

而经过互联网教育的用户,将自己的隐私看得越来越重。在中国,过去两年间爆发了大量的企业公众事件,其核心正是围绕用户隐私展开,比如备受诟病的大数据杀熟。同时,监管层面也对此进行了反映,比如《电商法》对大数据杀熟”做出了规范。

 

另一方面,当前的互联网格局普遍建立在PC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时代,而随着5G来临的脚步声已渐渐可闻,一个新的互联网时代即将到来。而每一个新时代的到来,都意味着新的入口的建立,新的数据的生成。

 

初心美好的微信,最终成为很多人的“不可承受之重”。从亲人、朋友、同事到完全的工作,它像很多人日常生活的镜面反射,在反映他们生活、交友、工作等方方面面之余,也将其折射成不完全相符的样子。

 

当然,那些互联网的后起之秀们也不完全无辜,在用户有限的时间中,更多的时间与注意力成为他们必争,为此各种手段频出。

 

在众人“起义”式的围攻中,有人将今年称之为社交新元年。或许如此,但是颠覆它的必不会是熟悉的样子。